过年要不要给长辈下跪磕头? 南北方又吵翻天

更新时间:2021-02-07

  比如明星的婚礼上,接亲环节时,不管他们是身着中式还是西式礼服,甚至无论其中一方是外国人,很多明星夫妇都会向双亲跪拜行礼、领红包,实行这个传统礼节。

  这种大家都其乐融融的情形下,仿佛也没有必要必定要对跪拜礼节赶尽杀绝。

  如果要行跪拜礼的人真的很恶感它带来的感想,那不就成了强行画押的情势主义了?就算它的内核有踊跃的意味,也都在这种受迫感中无影无踪。

  这个文化传统,当然没法追溯到两千年前的先秦时期——那时的人席地而坐,坐姿其实就约即是今天的跪姿;行“顿首”之礼(也就是今天所说的磕头)时,不管对方回不回礼,这种行为根本还是把双方放在地位平等的地位上。

  上网一查,确切也有相似的网友埋怨,说南方什么什么地方结婚时,新娘要向男方所有长辈下跪敬茶,令人难以接受。

  究竟这是个“年经”话题,简直每年这个关头都有人来吐槽,过年拜年到底该不该下跪磕头。

  所以对于跪拜这个习俗,真不是用两个宏大的地区标签就能盖章——“北方有跪拜陋俗,南方没有”——的事。

  大过年的,团圆的欢愉就只能靠跪不跪决议吗?就非要试试强扭的瓜甜不甜?那也太对不起春节自身的意思了。

  关键是磕头的晚辈也不觉得自己丧失了什么,反而是认同这是一种表达尊重的方式——尊重长辈们已经难以扭转的文化背景。

  起因是天边社区的一个帖子。发帖人是个自称来自南方的新媳妇,要和北方人老公回老家过年。身未动,就已经得悉那边要向至亲长辈下跪领红包,甚至新媳妇上门第一年连亲族里的其余长辈也要跪。

  动不动就跪倒一片的国学高潮。

  中国的老话说,男儿膝下有黄金,6678hk.com。说的是人的下跪就像黄金一样可贵,不得容易向人下跪。当然,用现代的观念来看,女儿膝下也有。

义务编纂:桂强

  但跪拜礼又更庞杂一些:与很多被诟病的习俗比拟,它又算不得十恶不赦的相对陋习。

  甚至有网友吐槽说,本人和老公是来自统一个市的南方人,没想到两家都对婚礼上要不要跪下磕头,存在不合。

  所以现阶段人们要做的,无非是尊重每个个体对跪拜这种行为的理解,和抉择的自在。不喜欢跪拜的,就请容许他们用其他的方式表达礼节和尊重;心甘甘心给长辈磕头的,也请尊重他们爱好的方式。

  起源:Vista看天下

  因而对于良多人来说,下跪和它背地代表的尊卑、等级本就在古代同等的观念里是落伍的、该被毁灭的,哪怕是在传统节日里以传统风俗的方法回归,也令人十分不舒畅。

  而对此不能接受的人,第一次到北方接触到这样的习俗还不得不服从的时候,心里能有多灾堪也可想而知。

  课本里都是这么教的:执意请求本国人跪拜的清廷,是为了确保自己万国来朝、至高无上的位置。跪拜的文明意义也不问可知。

  在网友的争辩里,以为不应当向下跪这种“陋习”让步的人占了大多数。

  就比方说让新媳妇去跪拜对方亲族里各种不意识的亲戚,新媳妇基础上是从本身找不到什么充分的念头,被跪之人也压根跟新媳妇之间不什么足以受这大恩的接洽。

  这种思路实在和鞭挞一些处所不让女人上桌吃饭、低俗婚闹的思路是一致的——那些不尊重他人感触、甚至矮化别人的行为,不论它是不是传统文化,本就该叫停。

  而在没有这个传统的家庭长大的人,会对“对长辈下跪理所当然”这种说法不屑一顾,因为他们素来都不认为长辈和晚辈之间的关联,要用种有等级涵义、将人矮化的行动来表现。

  但在一片对北方陋俗的吐槽声中,也有南方人说:南方有些场所也还保存着向长辈下跪的习俗啊,比如自己见识过的结婚时给长辈敬茶的典礼,就是要下跪的。

  后来延续至今的文化传统,是东汉传入“胡床”之后,背靠背交谈空间的变更,是其中衍生出的座位高低和地位高下的关系。逐步地,端坐在椅子上的人变得地位高尚,而跪在地上的人变得地位低微。

  如今更有一种愈演愈烈的社会气氛,会让很多人小心下跪这个行为当面的很多猫腻——

  所以“跪不跪”这件事的两派,也不是完整说不通的。假如能多沟通、多互相理解,可能很多矛盾就迎刃而解了。

  所以这个历史遗物,会在后代的年青人心里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:

  原题目:南北方又开吵了:过年要不要给长辈下跪磕头?

  这未免会让人警戒——某些真正的糟粕思维可能随时会借着春风、披着一本正经的外衣作怪。

  然而有些人也不太在意下跪这个动作的封建含意,并没有认为自己就此低人一等,只当它是过年的必经程序,不外是为了图个吉祥、大家都开心。

  特殊是南北方的标签一出,破刻变成了一场新的地域口水战。很多南方网友立即表示对女方的支撑,和对下跪习俗的不能理解:从来没跪过,凭什么要下跪,我们这里只给死人下跪,云云;

  现在人们看待跪拜礼的立场看似不可协调,其实恰是因为它作为曾经的不平等和尊卑有别的象征,已经基本失去它的社会基本。

  最近网友就为了这个事件吵翻天了。

  而且别说一般人的日常经验千差万别了,其实有些大众人物的做法早就阐明跪拜礼是仍然存在一定泥土的,不管在什么地方。

  当然,下跪也能够是出于自发、自动,是用这种无比真挚的方式抒发自己的感恩之心。

  大家看消息都能懂得到,近十年的社会上,各路针对小孩子的国学班泥沙俱下,常常有人把些本应发自本心的货色变成作秀和表演,不加甄别地炒热国学。

  因为它作为一种传播至今的传统礼节,刨去关于奴性、阶层地位的糟粕,毕竟还是有一些关于孝顺的传统内核在其中,症结是看行礼人怎么想。

  当然,主动下跪在大家的观念里也没好到哪儿去——想想现在男人时常自嘲的“出错之后跪搓衣板”,其实是他乐意放弃的最大尊严了。

  一局部人已经完全不在意它负面的文化含义,只当它是特定时光谄谀特定人的手段;而另一部门人不愿再姑息它已经逝去的旧义,对它嗤之以鼻。

  但这样的举措怎么说也该发自肺腑,有些情况就得另当别论了——

  因此有些人很小就觉得,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做一个我认为伤自尊的行为才干换来钱?那这钱我还不如不要。

  但北方各地的人也不信服,反驳说:我是哪哪人,这里也只跪逝世人啊/咱们也没有要下跪的习俗啊。

  有凭自己经验否认现象存在的,就有凭自己教训证实景象存在的。

  诚然,当初还残留着跪拜礼节的家庭,本身是有尊重最大的长辈的威望的意义在里面。

  这些乱象,最终给人的观感就是,在对传统礼节的盲目宣传中,双膝一跪,是为了建立某种绝对的权威,要求的是绝对的遵从。

  其实两种态度都指向同一个终点:总有一天我们的社会不会再因为那些糟粕的因素而下跪。

  好比有的网友就说,自己曾经也不好心思再像小时候一样过年给长辈磕头,可是后来却迫不得已地做这件事,也不为压岁钱,纯洁是认为这是最能表白自己的感恩的方式。

  学校里举行那种让小孩群体跪拜父母的运动,或是国学机构集体跪地拜师的局面,就经常受人诟病,因为它们往往落得一个“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”的名义工夫。

  可是,如果过年回老家,因为遵守某些传统习俗而要为了“黄金”下跪,你干吗?

  说到底,人们不愿再行跪拜礼,是不想看到打着传统习俗的旗帜,带来的成果却是不尊重他人的志愿和人格。

  “开倒车”的女德班们,更是从新将下跪作为种处分、忏悔的手腕捡了回来,让女学生跪在孔子像眼前,懊悔自己“没有妇德”。

  这很好理解,因为在我们的第一反映里,“下跪”就是一件废弃自尊、低人一等的行为,是刻在很多中国人文化基因里的认知。

  女方从个人到家族从来都没有这个传统,甚至认为这样的拜年方式“很封建、有点凌辱人”。但男方认为女方应该入乡随俗,感到女方的抗拒是“无理取闹、不尊重他”。

  信任大家都记得历史课本里讲的,英国使臣马戛尔尼出使中国,由于要不要向乾隆天子下跪发生了很大的抵触。

  许多老年人,在那种尊卑有序的传统观念中生涯了一辈子。有些晚辈因此也乐意大过年的给他们磕一个,因为能让他们觉得被尊敬、让他们愉快。

  而每次这种不长短黑即白的争论呈现,相互理解的环节都率先宣布夭折。一方逼迫另一方入乡顺俗一下、又不会掉块肉,一方又责备另一方是不可理喻的封建糟粕。

  她们一边跪着,一边口中说着真正的封建糟粕来麻木自己,这一系列举动将对女性权力的蹂躏一直放大。

  辛亥革命之后的系列现代化活动里,无论是公民政府公布法律废止跪拜,还是文化学者的口诛笔伐,都是给下跪定了个羞辱的调子。

  与其陷入在地域问题上以偏概全的口水战,还不如就事论事。

  实质上,仍是认为下跪这个行为终极会带来双方地位、尊严上的不平等。

  要害其实不在于“这里有,那里没有”,而是“有人接收,有人不接受”的问题。

  这对新夫妻最后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不晓得,倒是网友先炸开锅了——

  也有不少人吐槽,北方有的地方真的就是这样,亲戚跪拜的阵势浩瀚,如万国来朝。

  跟着社会观念的提高,有些曾经风行跪拜礼的地方也开端改变,下跪变成了一场心知肚明的“意思意思”,只有小辈的情意和姿态到位了就好,长辈及时把行将跪下的小辈拦住,大快人心。

  没必要各自拿着一套自认为准确的价值观就当令牌,只从自己的态度动身互相指责、胁迫,“你必需得跪”、“你就不许跪”……

  在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,用下跪和磕头彰显权威的思维到达了高峰。

  这种观点连续至今。当一个人不情不愿地跪下,那姿势老是象征着屈从、服从,怎么都是不太难看的。

  何况在过年的礼仪中,下跪磕头往往是为了交流长辈给的红包、压岁钱,这就很轻易被懂得出放低姿态而期求什么的意味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